2007/10/15

秋天的午後

我生病了,得了一種不敢打開blog的病,病的不輕,只要想到就頭疼欲裂,挖金假嗯哉沒蝦夏。

天氣漸漸轉涼了,就發生的這麼突然,你必須放下手上的啤酒,因為換季了。秋天的那隻老虎也準備冬眠了,我們還是得辛勤的工作,誰叫我們是蜜蜂呢;想過個好年,就得趁最後這個年底,大家努力再撐一下吧。

常常無常,無常常常。

沒有留言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