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05/07

Summer Love

一場發生在夏季的戀曲

昨夜做了一場美夢,回到那個夏季。女孩名字很美,有一個“淳“字,認識在一個暑假裡。模樣依稀可以想起,她是慈濟護專的學生,過完暑假就回花蓮讀書去了。

唯一的回憶,只剩下她寫的最後一封信。信裡寫著,她做了一個夢,夢裡她從台北買了很多麵包,要帶回花蓮,可是我罵她,麵包在花蓮買就好了,不必辛苦的提著一大堆東西回去。這個夢到底有什麼含意,到現在還是沒有頭緒。

我以為愛情可以打敗距離,但是卻輸給了自己。

沒有留言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