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/10/01

極短篇(三)

離開唱片行後,男人信步的走著,他有一整個下午的悠閒,並不是沒事,而是他並不想做任何事,為了早上的會議,他前天凌晨4點才睡,昨天更是整晚沒睡,所以他打算放鬆心情,不做任何事。他計畫去一家特別的Pub探險,那是家名為“女巫店“的Pub,一家以培育出許多歌手聞名的Pub。但是男人選擇下午去,是因為他今天不想和擁擠的人潮及刺耳的音樂共渡生日。推門進去後,映入眼簾的是溫馨的佈置,不算大的空間擺滿的不算小的座位,看了看周圍,竟沒有雙人桌,由此可見店主人的慷慨。店內並沒有什麼客人,只有一桌坐了一對外國情侶,他們玩著店內提供的德國桌上遊戲,一些紙牌類的以及一些棋類的,店內陳列了一盒盒新品,如果客人喜歡玩,也可以買回家繼續遊戲。另一桌就是員工了,幾個員工圍著電腦似乎討論著新版的網站該如何改版。男人選了一張靠窗的沙發做了下去,雖說是靠窗,但是由於Pub位於小巷內,並沒有什麼風景可以欣賞,最多只能看到送貨員進進出出的以及對面賣燒臘的禿頭微胖老闆了。

沒有留言 :